车厘子酒

【花邪】屋顶(1)

          【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!——上个暑假的产物,OOC示警】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过年聚会,我爷爷带我来得早,就去和你爷爷泡茶。大人们也都在屋里忙,塞给我一串糖葫芦,就留我一个人在院子里玩。那是很难得的——戏子的身形是要控制的,所以二爷从不让我随便贪嘴。”
       “我在院子四个角到处走走看看,山茶花已经开得很漂亮了。你知道小女生总喜欢些花花草草的,我当时就想偷偷摘一朵玩。这时候有个人就刷地一下从侧对着的窗子里站起身探出头,冲我喊别摘。我吓了一大跳,手一抖糖葫芦就掉在了地上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他似乎自己也被自己喊懵了,结结巴巴地小声说,奶奶最宝贝那些花,昨天想折几枝给伙伴们炫耀,还被爷爷打了手心。我好容易才缓过来,定睛一瞧——哟,这不是吴邪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僵持了一会,你好容易畏畏缩缩地转身走出来,靠在走廊的柱子上,有些怕生,死看着对面的房顶,余光一会儿偷偷瞄瞄我。我很容易就彻底想起了去年那个内向腼腆躲在一边的小男孩。我有些尴尬地笑笑,低头一看自己的糖葫芦,摔得没法吃了。我当时心疼得耸耸鼻子就想哭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我眼圈红了很害怕,傻傻地把糖葫芦捡起来想递给我,发现糖葫芦的惨样又急急忙忙收回手。我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晃了,你犹犹豫豫地伸出手拍拍我的肩,说对不起,我怕你也挨打。然后你就支支吾吾再搭不上什么话,一只手还攥着那根糖葫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哼哼唧唧了两声,自觉性还是挺强,发现自己本来就理亏。我要摘别人家的花掉了糖葫芦,好心劝我我还哭哭啼啼。但是那句话怎么说——道理我都懂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但就是糖葫芦没有了我得哭两声。我心里委屈。你还是和哄小孩睡觉一样拍着我的肩膀,猛地想起什么,好歹把糖葫芦丢到一边去,左掏右掏自己口袋,掏出了两三粒瘪瘪的瓜子。就这样还有脸问我吃不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气头上来了。一扭头不理你。还留着个念头,不敢放声哭,二爷爷叫我要护着嗓子,不然还得挨罚。别的就不管不顾了,眼泪流得不要钱似的。你更慌了,也算急中生智,扭头看看四周,大人们还在屋里忙。你贴着柱子溜过去,摇摇花树。有几片叶扑楞楞掉下来。你不满意,再使劲摇摇花树,一两朵开久了的花落在你身上。你下意识地把它们拍到地上,又匆忙蹲下身捡起来吹吹灰,再观察观察四周,原样溜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看着你手里的花,开老了不怎么艳了,不用说经折腾还掉了几片花瓣。你把花塞给我,低头盯着脚尖,小声说花不怎么好看了。你脸很红,我瞧着就扑哧一乐,还带着哭腔。看你这样,还不擅长应付小姑娘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舒了一口气,跟着笑了起来。我拿着花,突然开心起来。不知道小孩子变脸怎么就这么快?”
       “我平时跟着二爷学戏,和小伙伴一起玩的机会本来就不多——何况是这么有趣的小伙伴。我把花翻来覆去地‘赏’,你明显怕再挨打,又不愿意打断我,一双眼睛亮晶晶地四处飘,就怕爷爷从哪出来。我小心地把花揣在兜里,有些好笑,说就当是我摘的吧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倒是把头摇个不停。你很笃定地说,女孩子不能挨打。说完又脸红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更好笑了。不管在家里爷爷对我的管教,还是在二爷那练功时挨的竹板都不算少。不忍心再逗你玩,我便拉着你的袖子走远开来,趴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开始聊天。”
       “当时的冬天也不是很冷,有太阳的。我絮絮叨叨的,一会你也就话多起来。后来聊渴了也顾不上喝水,我和你说换个地方玩,反正没人顾得上管,上屋顶看看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 “很明显发现你在迟疑。你张张嘴想说什么,没声音。我有些不甘心,也不好勉强你,正想作罢你却攥着拳头答应了,自己怕得不行还叮嘱说小花,要小心别蹭脏了新衣服。两个人刚把藤椅拖到屋檐下,秀秀她们恰好就进门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惜啊。秀秀小,我们只能带上她过家家去了。后来,这一年没再有这种机会。第二年就没有看到你了。大概就这样相忘于江湖?
        再见面,就是新月饭店了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