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厘子酒

【花邪】屋顶(5)


       很快夕阳西斜。
       这十年,饥饿感也变得不那么重要。能吃就吃饱,不能吃就自己耗。等到交代完那一叠资料,小花起身重新泡了一壶茶。
“你杭州的行李差不多收拾好了?”滚烫的水仿佛云雾中泻落的瀑布,小花的脸看不真切。
       “我能有什么行李?值钱的家当带不走,都在你的盘口里了。”我苦笑着看着几滴水珠溅落在红木桌面上,资产阶级的生活品质就是不一般。我叼起一支烟,要不要等等趁小花去上厕所用烟头在上面烫几下?
       小花笑笑,手下的动作很稳,连水柱没有丝毫偏移。“你的烟灰抖在缸里,别落在桌上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把嗓子宝贝得很,不是不抽烟吗?”“那你不是抽烟吗?你手下的烟灰缸看得出来吧?未必不比当年你砸掉的那个值钱。”小花一脸看货的神色,“你小心着点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现在不常唱戏,抽支烟也没什么吧。”我舒舒服服地吐了个烟圈。
       “我爹去世的时候,我被二爷放了三天假回家。我妈一整天没有什么表情。该忙的事情不少,她有条不紊地指挥着。我拖着眼泪鼻涕很奇怪也不敢说话。半夜醒来睡不着,就看到我妈的房间里还亮着灯。我又怕又好奇,偷偷扒着门看,就看见我妈侧坐在床上抽烟。”
       “至少我从来没见她抽过烟。我忘记了她有没有边抽边咳嗽,我就记得床上放着打开的半包烟,看颜色是我爸长抽的。我妈哭没哭看不清楚,烟味很重,从屋里飘出来。对小孩来说,那大概就是‘痛苦’的味道。”
      “所以我不喜欢抽烟。”小花很渺远地眺望着院子一角的天。
       小花现在领悟的大概不是当时的痛苦,只是感慨。我们确实很像。
       “现在我也明白,总有人要离开,总会离开。况且还有不少人是我亲手推向火坑的。你说得对,也许我该试试抽烟。”小花很缓慢很真诚地对我点了一下头,把茶杯推到我面前。
       “喝茶吧。我走的路都是我选的,你没必要愧疚什么。”
       我很快吸完了这条烟。
       “明天你就回去了,今晚我给你饯别。走吧,吴邪,我就只奉陪到这儿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