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厘子酒

【花邪】屋顶(4)


       小花没什么动静,只是继续俄罗斯方块,嘴上问:“哪里不对劲吗?我记错了?”
        这家伙跋扈管了,这时候还唱空城计死扛。——敢情解当家嘴硬。
       “你讲得很生动,每一个细节都面面俱到。”一阵烟味飘飘荡荡混进了茶香,我放缓了语气,“小时候的事,这也太明白了吧?”小花暂停游戏,依旧含味莫名地翘着嘴角。
        这丫还装。
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讲得很好,逻辑上没有硬伤。可是你说出第二段回忆,反而让人觉得不对劲。第二段才像正常的回忆,第一段……”“画蛇添足”这四个字刚要蹦出来,小花一把接过话头:“小时候我们聊天聊什么,我是真的编不出来了。”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。
       “小花,你说你没事找事编小时候的事磕碜我干什么?交生意还费尽脑细胞压我一头?弄不好我还真以为自己是个怂包。要我真爬了你院子里的屋顶,你说不定早用手机录下来一辈子敲诈我。得,我是没什么能给你消遣的!”我好气又好笑,话里不知道掺了什么地方腔。虽然前面的表现有点丢人,好歹有了一腔正气的成就感。这种人玩什么大圣归来,花悟空应该被生吃猴脑。
       小花一本正经地支着下巴,说:“那你认为,我第一个故事何苦为难自己编的这么长?解家的家训就是谨慎,我第二个故事是因为嫌累懒得编了?”
       小花是压在五指山下几百年没说话闲得慌?
       不管是什么,小花或许在狡辩。
       “吴邪,不要收得太心急——”小花短暂地一笑,双手收回撑在扶手上,面色很快沉下来,冷冷地瞥了一眼我:“我并没有和你开玩笑的闲心。我费这么大力气试探你,是因为你今天从头到尾心思不在这。我不喜欢随随便便地结束,吴家的产业即使成为解家的,也必须你配合我完完整整地收尾。你也可以说我只是为我的玩笑找了个借口,简直没有任何意义也无聊得紧。但是小佛爷,你的半只脚还踏在这行里,依你这种状况,不用到福建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。就在昨天,我稍微放消息压了压吴家盘口,扫出一堆乱窜的蛾子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在南锣鼓巷的那种敏锐感觉不要完完全全抛却了。这不是和过去划清界限的明智表现。虽然我也不想再看到你那时候神经衰弱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”
       “我刚刚考虑好了,解家的路还得走下去。小佛爷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你瞎扯。我是没想看到你在南锣鼓巷那种绷着衰弱神经的敏锐,但是这么多年风风雨雨,别死在一米外。”小花偏偏头,稍微温和了一下语调。
       我完全相信,心思缜密的小花不会只能做到恰好圆场的程度。
       小花是小花,但还是有一点奇怪。
       也罢。
       我抿了一口白茶定神,没有辩驳。“那现在重新来一遍,花儿爷。”
 

评论

热度(6)